头像

420亿市值归零,创新械企或退市

2024-02-18

2024-02-18

来源:器械之家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且24小时后方可转载。

在过去的几年里,基因检测公司23andMe从一家创新的初创公司一跃成为“硅谷宠儿”,一度让投资者和市场为之疯狂。然而,近期的动荡局面却让这家公司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。曾经风靡一时的“吐痰派对”和亿万美元的市值,如今似乎只是昔日辉煌的倩影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2018年时,23andMe是全球最炙手可热的初创公司之一。一些名人时常围坐在一起参与由23andMe提供的DNA测试,这些聚会被戏称为“吐痰派对”


2021年,该公司登陆资本市场,通过股票交易所向公众出售股份,市值一度飙升至60亿美元。其创始人Wojcicki也被《福布斯》杂志评价为“最新的自创亿万富翁”。但现在,白手起家的数十亿美元已经消失了。


公司市值也在过去的几年中急剧下降,目前已从峰值下跌了98%。去年11月,纳斯达克向其发送退市警告,要求公司将股价保持在1美元以上,否则公司将面临摘牌风险。截止2024年2月2日,23andMe股价为0.6937美元/股。

公司首席执行官Anne Wojcicki曾试图裁员40%并出售子公司来减缓现金消耗,但由于公司从未实现盈利,且亏损严重,现金流危机迫在眉睫。


红极一时的23andMe为何在短短两年内由盛转衰?器械之家为大家整理报道。


01


创新公司一跃硅谷宠儿


23andMe的故事始于2006年,由Anne Wojcicki、Linda Avey和Paul Cusenza共同创立。这是第一家获得FDA批准,直接向普通人提供家谱染色体检测的公司。名字"23andMe"来自于人类基因组中的23对染色体以及个体与基因之间的密切关系。


公司的核心业务是通过提供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基因测试服务,帮助人们了解他们的遗传信息。用户只需提供唾液样本,公司就能够分析用户的基因数据,并提供关于族裔起源、亲属关系、潜在健康风险等方面的详细信息。旨在让个人更好地理解自己的基因,并借此促进基因科学的普及。


除此以外,23andMe还在努力实现业务多元化。公司于2021年通过SPAC合并的方式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,进一步扩大了其市场影响。并且推出了全面的健康服务,如年度健康计划Total Health,以帮助用户更全面地管理和理解他们的健康状况。

收入持续下降,资金枯竭


按理说,遗传学是一个快速发展的领域,不过23andMe自上市以来却始终未实现盈利。


数据显示,从2023年到2030年,直接面向消费者的遗传学市场预计将以每年24%以上的速度增长,23andMe也一直在依靠这种增长。


但事实上,公众意识滞后于市场的增长。《华尔街日报》在一篇记录其兴衰的文章中指出,23andMe的主要挑战是——许多客户觉得没有必要多次参加测试,而且很少有人能从中获得改变生活的见解。简单来说就是“我得到了我基因缺陷的报告,那然后呢?”

因此,首次公开募股后,23andMe持续两年亏损。财报显示,该公司2022财年(截止2022年3月31日)全年收入为2.72亿美元,净亏损达到2.17亿美元,年末现金为5.53亿美元;


2023财年(截止2023年3月31日)全年收入为2.99亿美元,净亏损达到3.12亿美元,年末现金余额为3.87亿美元。

另外,最新财报显示,在2024财年的前两个财季中(截至2023年9月),其收入同比下降了五分之一以上,至1.11亿美元,将运营亏损推高至1.88亿美元。且现金储备也缩减了三分之一,至2.56亿美元。


按照公司目前的烧钱速度,资金流或将在2025年耗尽。

黑客攻击,引发集体诉讼


祸不单行,2023年10月初,23andMe向用户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,称该公司遇到了安全漏洞。而近期披露的信息显示,黑客竟然窃取了690万用户的个人信息,并发布到网上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在公司的1400万客户中黑客只能访问大约14,000个个人资料。之所以能发展为690万人,是因为许多用户选择“与他们有基因关系的人分享信息”,除了直系亲属之外,还包括他们从未见过的远房表亲,以便更多地了解他们自己的基因并构建家谱。

这一事件引发了一系列的法律纷争,多达30多起与去年黑客攻击相关的集体诉讼,成为公司的一大压力。面对这场法律风暴,23andMe试图通过全球和解来避免进一步的法律麻烦,即达成一项协议,解决所有相关的集体诉讼,并防止在这些问题上进一步进行法律诉讼。


但原告方强调,这不是一个应该在竞争中解决的案件,集体诉讼旨在成为问责的工具,而不是充当公司逃避其不当行为后果的救生艇。并寻求一定数量的赔偿、惩罚性赔偿和其他各种损害。


02


借壳上市,由盛转衰


黑客事件让23andMe本就在退市线上徘徊的股价正式跌破1美元。


尽管公司首席执行官Anne Wojcicki试图通过裁员和出售子公司来减缓现金消耗,并转向提供订阅更广泛的医疗保健服务来维持增长。但这一努力尚未显著改变其前景。


裁员四分之一


器械之家整理发现,自2020年起,23andMe就已经开始了裁员动作。

最初是在2020年1月,彼时公司宣布裁员14%,即100人,理由是 DNA 检测市场放缓,因为消费者越来越关注隐私。


2023年6月,23andMe在提交给联邦政府的文件中表示,将在2024年3月之前裁员75人,约占其员工总数的9%。该公司称此举旨在降低运营成本,并使其员工队伍与其目标“战略性地保持一致”。


2023年8月,23andMe再次宣布裁员71人,以应对葛兰素史克五年合作伙伴关系的结束。


截止2024年1月,该公司剩余758名员工。

“科技独角兽”欲转型医疗


去年10月,23andMe推出了一种作为年度服务的新产品,旨在维持客户粘性,保持现金流增长。试图从一家仅提供人们基因信息但并非实用信息的消费者DNA测试公司,转变成一家既能诊断又能为患者提供治疗的医疗公司。


“我们已经听到我们的客户十多年来表示,他们获得了基因信息然后陷入了困境,不知道如何改变现状”Wojcicki表示。“在预防保健系统中存在巨大的空白。”


根据23andMe的网站,新产品Total Health每月售价99美元或每年售价1,188美元。该产品提供半年一次的血液测试、外显子测序和基于遗传学的临床护理。不过截至去年3月,该公司只有64万名订阅者,不到当时预期的一半。

03


谷歌、NVC、红杉领投,股本骤减


当然,除了裁员降本、开发新品以外,23andMe也一直在努力寻找投资者,在药物开发等新举措上合作。


据悉,早在2007年时,Google就投资了该公司390万美元,与基因泰克、NewView投资和Mohr Davidow Ventures一同参与了投资。当时,公司首席执行官Wojcicki和Google联合创始人Sergey Brin是夫妻。

2012年,23andMe在D轮风险投资中筹集了5000万美元,将其资产几乎翻了一番,达到5260万美元。2015年,23andMe在E轮融资中筹集了1.15亿美元,使其总资产达到2.41亿美元。


2017年9月,有传言称该公司正在筹集另外2亿美元。后来有报道称,该公司筹集了2.5亿美元,且该轮融资由红杉资本领投,公司估值达到17.5亿美元。


2018年7月25日,23andMe宣布与葛兰素史克建立合作关系,允许制药公司使用500万客户的测试结果来设计新药物。葛兰素史克向该公司投资了3亿美元。到2022年1月,该合作关系已延长至2023年7月,并由葛兰素史克额外支付了5000万美元。

2020年12月,该公司在F轮融资中筹集了约8250万美元。在完成这轮融资后,23andMe的累计融资额已超过8.5亿美元。


2021年2月,该公司宣布已与维珍集团旗下特殊目的收购公司VG Acquisition Corp达成最终协议,进行了价值35亿美元的合并交易。同年6月,合并完成。23andMe正式通过SPAC的方式,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,股票代码为“ME”。


在众多资本的加持下,23andMe上市首日股价上涨 21%,至 13.32 美元。但重压之下其股价震荡下行,据报道,红杉资本的股份价值已从1.45亿美元降至2000万美元以下。即使在过去几年中利率急剧上升也无济于事。


04


持续烧钱后

科技独角兽如何盈利?


前面提到,23andMe是由Anne Wojcicki、Linda Avey和Paul Cusenza在2006年时共同创立的。而且Anne Wojcicki作为Google联合创始人Sergey Brin时任妻子,为公司拉到了来自Google的第一笔投资,并在此后的多年中为23andMe筹集了约14亿美元。

但2007年时,联合创始人Cusenza离开公司,于次年加入Nodal Exchange担任首席执行官。Avey于2009年离开公司,并于2011年创立了Curious, Inc。


在夫妻俩的带领下,23andMe逐渐成型,并在“吐痰派对”的传播下一战成名。


最著名的就是,他们在2008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收集名人的唾液,同年在纽约时装周上再次收集,巴里·迪勒、鲁伯特·默多克、哈维·韦恩斯坦和戴安·冯芙丝汀宝在与Brin一起参加的艾伦公司(Allen & Co.)会议上分别举办了派对。


这种别开生面的方式,吸引了许多名人和社交名流,成为了23andMe独特的品牌推广手段之一。


不过,新鲜感散去后,大家很快对这种“一次基因测试支付几百美元”的费用感到不满,因为一旦测试完成,他们很少再次使用这项服务。


据悉,23andMe在2007年开始提供DNA测试时,成本接近300美元。2012 年,该公司推出了略低于100美元的新最低支付价格。此后该公司又提供了几种不同的付款级别,但他们始终将基本级别价格保持在99美元。

尽管23andMe也曾试图通过提供订阅服务来稳定其收入,但这一努力尚未显著改变其前景。并且当初筹集的14亿美元也消耗了80%。


分析认为,目前Wojcicki最大的赌注是利用23andMe超过1000万份DNA样本的储备,这些样本的提供者同意将其用于研究,开发药物。


但将新药推向市场是昂贵的,且需要数年时间。而纳斯达克3月期限将至,23andMe将如何改写命运?器械之家将持续关注。

相关阅读

更多
  • 强强联手!富士推出首个手持式超高频3D 超声设备

    2022-02-28

  • 北美首个临床订单,联影“史上最强PET/CT”安装

    2022-05-23

  • 地表最强!11.7T磁共振首张图像来了

    2021-12-19

  • 世界首个白内障手术机器人,获3.7亿投资

    2022-07-27

  • 全球首台,国产儿科超导MRI来了

    2022-08-09

  • 德国制造了世界最大医疗设备,重670吨四层楼高!

    2019-10-30

评论

请登录后参与评论...